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法官论坛 | 法官风采 | 法苑文化 | 便民服务 | 裁判文书 | 法律法规 | 法院公告 | 诉非衔接
当前位置: 法官论坛 -> 审判研讨

从《大清著作权律》看单字字体版权

发布时间:2017-04-28 10:43:30


《大清著作权律》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著作权法,以《日本著作权法》(1899年制定)为蓝本,颁行于1910年。该法在保留部分本土特色的同时,也间接反映了当时西方国家著作权领域的先进立法水平,并对1915年北洋政府和1928年国民政府的相关立法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汉字字体是否具有版权,在我国最早即规定于《大清著作权律》中,该法第一条规定,“凡称著作物而专有重制之利益者,曰著作权。称著作物者,文艺、图画、帖本、照片、雕刻、模型等是”。在第一条中,所谓的“帖本”,指的就是书法字体字帖。显然,在《大清著作权律》中,书法字体属于和“文艺、图画、照片、雕刻、模型”并列的作品类型。

    时至今日,随着数字化字体的出现,汉字单字字体是否具有版权的观点受到挑战,实践中出现的纠纷非止一端,人们常见的因为单字字体而引发的纠纷可以分为两类:书法字体和计算机字体。

    书法单字字体的版权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的规定,在作品类型上,书法作品属于美术作品,即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具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

    有趣的是,从世界范围来看,将单纯的单个字体书写成果作为作品进行保护并非通例,这其中的原因不是偶然的。据报道,除我国之外,目前在语言使用中存在方框汉字的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字体都是由类似拉丁字母的形式构成,而相对于表达形式多样的汉字,英语、法语、德语等类似语种都是由有限的字母排列组合产生,因而在表达形式上具备独创性的可能性相对于方框汉字大大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书法作品需要保护的内容应当排除汉字本身的原有字体结构和笔画顺序关系,因为这是属于公有领域的内容,任何人不得垄断。对书法作品的保护,必须是在排除了汉字原有造型后在笔画粗细、运笔走向、布局结构、手法特征等方面的独立创作的个性化内容。例如,对于具体某个汉字的笔法、结构和墨法的具体表现以及结合。而字体的技巧或者方法,属于一种创意或者思想,并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内容,笔者试结合实践中发生过的“猴寿”字体案予以说明。

    在该案中,原告在杂志上先发表了其“猴寿”作品,“猴寿”由一个草书“寿”结合猴的形象书写而成,通过书法将猴的形象图案从猴头、猴眼、猴嘴、猴脖、猴胸、猴背等方面进行了表达。后来,原告发现被告的“太极猴寿”除猴尾外,其他均与其“猴寿”相同,遂以著作权侵权为由诉诸法院。该案历经二审,终审法院没有支持原告诉请,而是认为原、被告作品在猴头、猴身、猴尾的造型、姿态、可视性、视觉美感性等方面均存在表达上的差异。那么,为何该案原告诉请最终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呢?

    首先,两幅书法作品的确存在相似之处,但在进行侵权比对时,应当将相似之处中的“原有字体结构和笔画顺序关系”排除出去,这是因为,寿字的字形结构(包括简体、繁体等书写方式)是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公有领域的内容。

    其次,基于草书“寿”的字形特点而表现为猴子的各种形体特征属于一种创意或者思想,但是单纯的创意或者思想按照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的基本原则是不能受到保护的。换言之,在用猴子形体来表现草书的寿字,有诸多可能,只要被告不是完全抄袭原告的每个细节,而仅仅是运用了这种创意自行书写了自己设计的草体猴字,就不属于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

    从“猴寿”字体案不难看出,在排除了因为猴字草体本身的字体走向以及用猴子形体表达猴字的创意的共同之处后,二者的差异性就很明显,在猴头、猴身、猴尾的造型、姿态、可视性、视觉美感性等表现形式上存在着不同之处,因此,并不构成著作权侵权意义上的复制。

    计算机单字字体的版权

    所谓计算机字体,是指用于输入的计算机文字的不同风格样式。字型是指用同一方法、风格设计出的造型的集合,同一字型的所有字符的数据又称为字库。而字库中的每个文字就是计算机单字。随着计算机中文操作系统的出现,中文计算机字体的开发和保护就一直成为字库开发者关心和头疼的问题。笔者考察了2005年至2015年这10年间涉及计算机单字著作权侵权的7起知名案件后,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尽管计算机字库中的单字是否构成独立的作品在理论上存在激烈的争议,至今仍未达成一致,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已经趋于意见统一,大多数法院并不排斥单字的版权属性。认可单字版权属性的判决,一般同时还对涉案单字进行了作品构成方面的分析。例如,在百味林一案中,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出,涉案争议的方正喵呜体中“苏、式、话、梅、盐、津、橄、榄、半、李”十个字具有鲜明的艺术风格,每个单字都凝聚着设计者的智慧和创造性劳动,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和审美意义,已达到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独创性的要求。

    其次,尽管多数案件中法院原则上认可了计算机单字具有版权,但是也开始在实践中探索、总结单字构成版权的标准。在笑巴喜一案中,南京中院尝试提出了单字独创性判断的三个方面,首先是从汉字的特点进行考量,其次是与公知领域字体的比较,再次是与同一权利人其他相近字体的比较。而在青蛙王子案中,江苏法院则在审判的基础上对单字独创性的认定形成了成熟的标准,认为根据汉字独有的文化传统及字库行业的发展需求,可以适用我国现有著作权法体系给予字库单字以著作权保护,但应当采取折衷主义的保护标准,即因字库字体兼具审美性与实用工具性的双重属性,故只有体现出较高的审美,并能够与已有字体明确区分的字库单字,才有可能被认定为美术作品给予著作权保护。

    最后,在认定计算机字库单字版权的案件中,法院不但注意从独创性本身予以观察,还重视具体案件中的字体使用环境和使用协议。例如,在飘柔字体案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出,调用已购买字库单字在电脑屏幕中显示的行为属于购买者合理期待的使用行为,应视为经过权利人的默示许可。在产品权利人无明确、合理且有效限制的情况下,购买者对屏幕上显示的具体单字进行后续使用的行为属于购买者合理期待的使用行为,也应视为经过权利人的默示许可。

    (作者单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地址:邢台市开发区107辅路以西,加密路31以南   邮编:054001   联系电话:0319-5253600   电子邮箱:xtkfqfy@126.com   举报录音电话:0319-5253619   司法公开电话:0319-5253650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

您是第 816912 位访客